方圓電子音像(xiang)出版(ban)社有限責任公司

行xing)刀 /span>

上海書展 重新召(zhao)喚閱讀

2013/8/16 8:50:00 作(zuo)者(zhe)︰人民日報

 “上海書展10年了。10年10個8月,如果沒(mei)有書展,我們還(huai)能去哪(na)?”這(zhe)是上海作(zuo)家毛(mao)尖為上海書展10周年寫下的(de)一段話。在她眼(yan)中,書展已成為平民的(de)節日,“這(zhe)是上海書展的(de)特(te)色(se)嗎(ma)?反正,我蠻(man)喜bu)鍍渲械de)煙火(huo)氣,走親民路線,在這(zhe)個時(shi)代重新召(zhao)喚閱讀。”

  由淺(qian)入深(shen)

  書展的(de)意(yi)義(yi)在于(yu)“集(ji)中放大(da)”,引領(ling)更多深(shen)度reng)畝/span>

  2020年04月05日,滬版(ban)圖(tu)書交(jiao)易會(hui)(訂(ding)貨會(hui))正式升級為上海書展。

  10年過(guo)後,上海書展被(bei)huai) 餃  蜃鈑杏跋熗Φde)華文(wen)書展之一。莫言這(zhe)樣評(ping)價上海書展,“這(zhe)個夏天,上海這(zhe)座城市xing)蛟畝煉晌  瀾繾鈑形(xing)wen)化感召(zhao)力的(de)城市。”

  曾經,書展的(de)意(yi)義(yi)在于(yu)信息的(de)傳播。上世紀80年代,要(yao)讓市場知出版(ban)社所(suo)有,讓出版(ban)社知市場所(suo)需,需要(yao)通過(guo)書展來進行。那麼,在海量信息的(de)當(dang)下,書展的(de)存(cun)在價值在哪(na)里呢?上海書展給(gei)出了自yue)旱de)回答——讓最急需的(de)圖(tu)書信息、最有價值的(de)文(wen)化資訊、最契合時(shi)代的(de)思想觀(guan)念(nian),得(de)以“集(ji)中放大(da)”與“前排就座”。

  2013上海書展開幕前,上海世紀tong)靄ban)集(ji)團總(zong)裁陳昕很是頭疼(teng)了一陣(zhen)子。每年上海書展期間,作(zuo)為東道主(zhu)的(de)世紀tong)靄ban)總(zong)要(yao)向讀者(zhe)推薦10本好書,今年實在是難(nan)以取舍,即便是改為推薦“20種好書”,仍(reng)有xing)胖櫓 丁3瑪空湎 檎拐zhe)個一年一度的(de)機會(hui),“我們要(yao)充分(fen)利用書展這(zhe)個巨大(da)的(de)閱讀體(ti)驗場所(suo),讓更多的(de)讀者(zhe)體(ti)驗到閱讀對自yue)焊鋈誦捫岣叩de)重要(yao)作(zuo)用。”

  “培養閱讀興(xing)趣,使大(da)家更多地讀好書,是qian)靄ban)社最重要(yao)的(de)一種責任。”陳昕感慨,這(zhe)是一個信息爆炸、淺(qian)閱讀盛行的(de)時(shi)代,“在我個人看來,停(ting)留在非qian)A闥sui)的(de)淺(qian)閱讀層面(mian),其實不(bu)利于(yu)民族整體(ti)素(su)質的(de)提升。我們希望能夠引領(ling)大(da)家進行更多深(shen)度的(de)閱讀。”

  由虛到實

  不(bu)能在低(di)端出版(ban)追求虛假繁榮,不(bu)解決(jue)學(xue)術出版(ban)疲軟就是“最大(da)的(de)腐敗”

  “我們曾一度過(guo)多關注(zhu)銷售的(de)業績、利潤的(de)增長。過(guo)去在書展的(de)時(shi)候,我們經常請來一些娛樂界的(de)人士、明星,通過(guo)他們來拉(la)動人氣,推動銷售的(de)增長。”陳昕坦承。

  但近幾屆的(de)上海書展,跟以往不(bu)大(da)一樣,“以往更多以簽售為主(zhu),如今更多的(de)是文(wen)化論壇,都(du)是為了提高市民的(de)閱讀水準(zhun),進而在全社會(hui)養成閱讀習慣。”陳昕介紹,這(zhe)也是上海世紀tong)靄ban)集(ji)團今年新推出的(de)“閱讀推廣計劃(hua)”的(de)一部分(fen)。

  “我們要(yao)回過(guo)頭來冷靜思考,追求銷售的(de)目(mu)的(de)是什麼。出版(ban)人的(de)責任,最終還(huai)是提高全民族的(de)文(wen)化素(su)質和文(wen)化修養。”陳昕ke)怠/span>

  正如本屆上海書展論壇上,國家新聞出版(ban)廣電總(zong)局副局長鄔書林的(de)感慨,“現在出書不(bu)難(nan)了,去年我國出書40余萬種,而改革(ge)開放初期,年出書品fen)紙 .4萬種。”但是,“如果我們只在低(di)端出版(ban)上追求虛假的(de)繁榮,這(zhe)個行xing)凳且yao)被(bei)淘汰的(de),是我們警醒(xing)的(de)時(shi)候了。”鄔書林疾呼。

  僅以學(xue)術出版(ban)為例。作(zuo)為整個出版(ban)行xing)檔de)文(wen)化根基,學(xue)術出版(ban)反映的(de)是qian)靄ban)人的(de)眼(yan)光。但鄔書林透露,中國最重要(yao)的(de)學(xue)術成果95%以上不(bu)在國內發表(biao)。“由于(yu)沒(mei)有形(xing)成很好的(de)學(xue)術規範,我們借助國外同行把它(ta)發表(biao)出來,同時(shi),國家每年還(huai)要(yao)花很多外匯把這(zhe)個成果買回來。”鄔書林措(cuo)辭嚴(yan)厲,“我們需要(yao)認真地解決(jue)這(zhe)個問題,不(bu)解決(jue)就是最大(da)的(de)腐敗。”

  審視(shi)閱讀、思考閱讀,按上海市新聞出版(ban)局副局長闞寧(ning)輝的(de)話來說,“上海書展不(bu)要(yao)做(zuo)簡單的(de)‘總(zong)裝(zhuang)車間’,而是要(yao)做(zuo)正面(mian)引領(ling)人文(wen)價值傳播的(de)‘風向標’。”

  由遠du)敖/span>

  召(zhao)喚閱讀要(yao)從普通讀者(zhe)做(zuo)起,以質樸的(de)方式開門迎客

  “只有目(mu)光始終朝向遠方,書展才不(bu)致淪為小圈子的(de)竊竊私語。”時(shi)任上海市新聞出版(ban)局局長方世忠說。

  召(zhao)喚閱讀,上海書展是從每一位普通讀者(zhe)做(zuo)起的(de)。2012上海書展留給(gei)外界的(de)最後一個鏡di)罰 欠絞樂矣脬勰ning)輝帶著(zhou)各大(da)出版(ban)社主(zhu)要(yao)負責人列隊站在出口兩(liang)邊,等待著(zhou)該(gai)mei)焐蝦J檎溝de)最後一名讀者(zhe)。當(dang)天18時(shi)05分(fen),蔣歡女士提著(zhou)一袋書,帶著(zhou)女兒走到門口,意(yi)外成為這(zhe)屆上海書展最幸(xing)運的(de)讀者(zhe)。她們獲頒(ban)“榮譽讀者(zhe)”證書,還(huai)被(bei)邀請免費光臨今年的(de)上海書展。

  作(zuo)家余華對上海書展印象深(shen)刻的(de)一幕,是2005年他在這(zhe)里整整簽售了1000本《兄弟》。“沒(mei)想到jiao)hui)火(huo)成這(zhe)樣。這(zhe)要(yao)是換別的(de)地方,我是不(bu)敢想的(de)。”在余華看來,上海書展是以培養讀者(zhe)對閱讀的(de)興(xing)趣為主(zhu)的(de)書展,“這(zhe)對我們來說相當(dang)重要(yao),因為在這(zhe)里能找到知音,能遇到真正懂書、尊重寫作(zuo)的(de)讀者(zhe)。”

  每屆上海書展,組(zu)委會(hui)都(du)會(hui)策劃(hua)各式主(zhu)題活動,強調文(wen)化品位,注(zhu)重普及性與學(xue)術性yue)嬡藎 η舐zu)不(bu)同層面(mian)、不(bu)同年齡讀者(zhe)的(de)不(bu)同文(wen)化需求。很多讀者(zhe)站著(zhou)听完(wan)講座,很多外地孩子由父母帶來上海赴(fu)書展之約(yue)。諾dang)炊wen)學(xue)獎得(de)主(zhu)克(ke)萊(lai)齊奧曾為此感慨,“我很感動,沒(mei)想到我的(de)作(zuo)品在中國有這(zhe)麼多熱情的(de)讀者(zhe)。”

  今年是上海書展舉辦10周年,但書展卻並未以鑼鼓喧天的(de)方式來慶(qing)祝,甚(shen)至(zhi)不(bu)舉行任何開幕式、招(zhao)待晚宴等慶(qing)典活動。為期7天的(de)2013上海書展,于(yu)8月14日直接開門迎客ting) 宰鈧勢擁de)方式迎接讀者(zhe)的(de)到來。

www.9058.com【周周彩金】www.jx8.app | 下一页